我是人類學系的童元昭,自2008年八月起擔任系主任。我藉著這個機會,跟大家說
明人類學系的土著觀點,以及人類學系在人文大樓這件事上的參與。

2008年本系已經開始為搬遷做準備,2010年4月標本遷出洞洞館,2010年7月人類系
師生遷出洞洞館。我們為什麼要遷出?人類系自洞洞館落成起,便是唯一的使用單位。
我們沒有師生四散的困擾。但我們願意搬兩次家,另外承擔標本搬遷的大工程,因為我
們相信,文學院需要這一塊地,一些系所需要新家。

我們對洞洞館是留戀的,但是我們離開了,我們把洞洞館化為記憶,化為符號。因
為我們以為有共同的目標。但是今天我們卻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今年,學校說花了兩千萬整修好了水源校區的行政大樓等人類系、哲學系遷入,七
月三日,人類系搬家前的週六,大樓前沿水泥崩落,學校說處理了。11月19日,一樓身
障廁所天花板水泥崩落,11月22-23日學校派人調查了。調查報告指出:

『博士班研究室(的水泥)要開始掉了』、『走廊有點嚴重』、『系主任辦公
室有一點點』,30多間的教室、研究室中,有23間有鋼筋生鏽的情形。這棟大
樓有基本安全上的問題。

99年新生家長日,我回答家長說, 102學年應該可以在總區開學。我對同仁、學生
、家長也做了承諾。人類系遷出洞洞館,是基於一個校、院、系彼此間的承諾,一個會
議的決議。不要告訴我這是不民主的程序。另外,我要由人類學的觀點說一下對最近言
論的觀察: 1.許多言論著眼於物,建築『物』。物對人似乎是有一種支配的關係,而我
以為人與物之間的關係是雙向的。

2.大家看重天際線,我請大家不要只仰頭欣賞天際線,請把視線放平,看天
際線下活動的人。建築物不是朝聖的對象,生活的人才是真正重要的。

以我的時代,略知戒嚴到解嚴的變化,請不要讓台大校門口成為戒嚴的空間。台大
若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大學,他的傳統是經得起對話與挑戰的。

這件事件我們都花了很多的時間、心力,人類系為了一個公共的目標而付出,請大
家看到,也尊重這個共同的目標。

2010-11-25


簡單來說
關於人文大樓有個想法

1.一定要蓋
2.修改設計

從91年我大一時,每年都在說人類系要拆掉蓋大樓的事情
民國即將進入100年,談了許久的人文大樓案終於落實,
我們所愛的洞洞館也真正走入歷史

雖然這是我們的洞洞館,但正因為我們有自己的系館
卻無法在這一件事情上發聲,說我們反對
可是在實際行動作為上
系上以文物保存為由,不斷的與校方討論希望能夠保住人類系
(雖然大家都知道人類系的保存空間真的很差)
在唯一的戰友哲學系搬至水源校區後,似乎訴說著人類系抗爭的失敗
我們即將與洞洞館說再見
只能在拆除前一天,系友們聚集在頂樓,一同回味著大學時代的點滴

我們默默無聲的奮鬥時
校園規劃小組或是現在檯面上出來抗議的人在哪
特別是研究所的老師們
都曾是校園規畫小組成員 審查會的成員
在事情尚未定案時 又有誰說上話了?
可卻在洞洞館被拆後
站出來反對人文大樓興建
我真想問 自己打臉好玩嗎?

童老師要表達的事情應該是說
事情該有一個停損點

也就是說
洞洞館已經拆了 無法挽回
人文大樓勢必要蓋
可反對這高量體的建築物亦是事實

因此要讓這件事情在最短的時間內解決
就是請建築師修改設計
讓學生及現在反對的人士「實際」參與
否則無止盡的拖延
只會使當初為了「公眾」利益無法發聲且默默離開的師生們成為唯一犧牲者
創作者介紹

留白

forbiddenl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