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在跟基金會談一個雲林駐地的工作
也不是突然發現,算是再次驗證吧!
我果然是一個不適合工作的人
討厭被束縛
討厭被規制住
討厭一切可能會產生的變數

本來以為很多稜角都被磨掉了
受家族期待的角色等等
我一直以為我是不自由的
也習慣這種不自由

經過這一次談工作後
再次確認
我是一個不自由的自由人
創作者介紹

留白

forbiddenl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