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9從溫暖的台灣跑到七度的東京
還不是為了論文發表
重回東京街頭,住了一年的地方
所有的記憶就像刻在身體一樣,該在那一條路左轉、該在哪一站下車
無須頭腦思考,一切依照留在身體的記憶行動即可


走在熟悉的街頭,卻感到陌生
第一天時,自己在想到底是熟悉的陌生還是陌生的熟悉
對於研究室裡的人來說,我像是出去玩了一趟
終於返鄉的遊子
當他們跟我說お帰りなさい時,從身體內部湧出不舒服的感覺
到今天我似乎用融入日本的生活,會笑笑的跟他們回ただいま
星期一參加例行的研究室會議,我的存在一點都不突兀

突兀的是我的論文!!
剛剛收到學長的信
他說這不是理工的論文,我不知道怎麼評價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反正我整個人就是錯置了就對

創作者介紹

留白

forbiddenl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