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東西在我腦袋裡頭跑很久了

躲在電腦後面,講話似乎容易些
有一陣子與人面對面時,話反倒說不太出來
或許是躲藏在螢幕後的隱匿性
所以更容易放開自我

不過這種躲在螢幕後面的隱匿性
似乎讓人在虛擬世界發言時,越來越不謹慎
越來越隨便
用煽動、激情、似是而非的語言,表達自己的意見或反串

老話一句,凡走過必留下痕跡,寫下來的,就會有紀錄
儘管是快速消耗的網路資源
不會消失,只是容易被遺忘

所以我自己對於寫下來的東西會特別注意
尤其是跟人的往來回信

如最近因國科會計畫的事情
原本回信時,我還沒有這麼謹慎,只是當作一般的書信往來
後來,每一封信我都要斟酌在斟酌

昨天的第一封信,我花了半小時回,因為我趕著開會
第二封信,我看到信的時間是晚上六點五十
光要怎麼回信,我想了三個半小時
寫就花了一個多小時

今天收信時,看對方的寄件時間在
但沒想到回來的信完全沒有針對我提出的問題回答
只回答自己想要回答的問題,而且還跳出原本的問題範圍
套句鄉民的話,這不叫跳針叫什麼?

文字真的是很恐怖的事情
會記錄著很多很多

前陣子在某本小說看到
「會後悔的話就不要說出口」
這句話送給我自己
要謹言慎行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跟自己的頭腦連線

在這裡要跟我的高中朋友、大學朋友以及研究所朋友說
能跟我連線的人,應該的,繼續當朋友吧!
不能跟我連線但可以跟我當朋友的人
辛苦你們了
不能連線也不能當朋友的人
我要說,感謝你們,鞭策我成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forbiddenlarc 的頭像
forbiddenlarc

留白

forbiddenlar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