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是很可怕的事情

我一直都覺得開團去山上看螢火蟲是一件很無聊的事情
在老家的院子裡頭
夏天都可以看到螢火蟲
怕蟲的我,看到螢火蟲就是躲回房子裡頭
直到上個禮拜上八煙實習時
聽到當地居民說 這裡的螢火蟲已經很久沒看到了
才讓我想起,原來我家的螢火蟲也消失很久了

古早的聚落應該都是一樣的
用麻竹林圍勢力範圍
由於是農村、水田,當時農藥沒有這麼多
到了夏天
螢火蟲就就在麻竹林裡頭一閃一閃

只是
重劃時,政府為了方便
把大家的田畫的四四方方
在我家的院子前開了一條大路
也剷去那一片老竹林
十年
享受著重劃帶來的方便
但也失去了很多

台灣從來沒有進步過
起碼在都市計畫、更新上都是這樣
為了政治、利益
什麼都可以被犧牲
20年前林安泰、以及今年剛拆掉的古宅
最近受到注目的「公館客家園區」
無人的台東新站,用一整片卑南遺址換來
大龍峒的遺址等等等等等,列也列不完
更別說每當要變成古蹟就會被火燒掉的都市傳說

很多年過去,我們好像一直在原地踏步
該怎麼辦呢?
如同每次進行田調時地方人說的話
「謀號啦」「狗吠火車」
久了我們也都習慣、都會遺忘

我也不是忘了每年夏天都會在院子裡閃阿閃的螢火蟲
創作者介紹

留白

forbiddenla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