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人類學系的童元昭,自2008年八月起擔任系主任。我藉著這個機會,跟大家說
明人類學系的土著觀點,以及人類學系在人文大樓這件事上的參與。

2008年本系已經開始為搬遷做準備,2010年4月標本遷出洞洞館,2010年7月人類系
師生遷出洞洞館。我們為什麼要遷出?人類系自洞洞館落成起,便是唯一的使用單位。
我們沒有師生四散的困擾。但我們願意搬兩次家,另外承擔標本搬遷的大工程,因為我
們相信,文學院需要這一塊地,一些系所需要新家。

我們對洞洞館是留戀的,但是我們離開了,我們把洞洞館化為記憶,化為符號。因
為我們以為有共同的目標。但是今天我們卻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

今年,學校說花了兩千萬整修好了水源校區的行政大樓等人類系、哲學系遷入,七
月三日,人類系搬家前的週六,大樓前沿水泥崩落,學校說處理了。11月19日,一樓身
障廁所天花板水泥崩落,11月22-23日學校派人調查了。調查報告指出:

『博士班研究室(的水泥)要開始掉了』、『走廊有點嚴重』、『系主任辦公
室有一點點』,30多間的教室、研究室中,有23間有鋼筋生鏽的情形。這棟大
樓有基本安全上的問題。

99年新生家長日,我回答家長說, 102學年應該可以在總區開學。我對同仁、學生
、家長也做了承諾。人類系遷出洞洞館,是基於一個校、院、系彼此間的承諾,一個會
議的決議。不要告訴我這是不民主的程序。另外,我要由人類學的觀點說一下對最近言
論的觀察: 1.許多言論著眼於物,建築『物』。物對人似乎是有一種支配的關係,而我
以為人與物之間的關係是雙向的。

2.大家看重天際線,我請大家不要只仰頭欣賞天際線,請把視線放平,看天
際線下活動的人。建築物不是朝聖的對象,生活的人才是真正重要的。

以我的時代,略知戒嚴到解嚴的變化,請不要讓台大校門口成為戒嚴的空間。台大
若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大學,他的傳統是經得起對話與挑戰的。

這件事件我們都花了很多的時間、心力,人類系為了一個公共的目標而付出,請大
家看到,也尊重這個共同的目標。

2010-11-25

forbiddenlar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